四渡赤水,毛泽东军事上的得意之笔,运动战的典范,把蒋彻底搞懵

资料        2019-11-08   来源:飞猫鱼电影

文:黄金生

2018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5周年。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堪称知名度最高的战役之一,在军史上也享有极高的地位。1960年5月,毛泽东会见来访的英国二战元帅蒙哥马利,蒙哥马利对毛泽东说:“我读了你的军事著作,研究了你指挥的战役,特别是三大战役,那可是你的得意之笔。”毛泽东一摆手说:“不,那不是我的得意之笔,我的得意之笔是四渡赤水。”


红军三渡赤水是在没有拿下鲁班场,为摆脱敌人的包围的情况下进行的,但看似被动,实则主动。毛泽东要求“三渡赤水”的行动要大张旗鼓,唯恐敌人不发现,他还特别强调,这次渡赤水谁也不许走远,就在二三十里的范围之内找个树林子隐蔽起来,休息待命。

毛泽东在策划“三渡赤水”的时候已经把“四渡赤水”想好了。这次的行动把蒋介石也搞得晕头转向,他无法判断红军的战略意图,在3月16日日记中,他写道:“匪由茅台西窜。其再转南?转北?抑留一部于东面乎?”

他还担心红军重到川南会不会又要北渡长江。于是,急忙调整部署,重兵再集中到赤水河西,星夜赶筑大量碉堡,企图用紧密衔接的碉堡封锁线,再度围困红军在赤水河以西,迫使红军在古蔺地区决战。3月20日,蒋介石电其前线各部称:“以如许大兵,包围该匪于狭小地区,此乃歼匪之良机。”

当蒋介石将各路大军从各个方向云集川南,赶筑碉堡,尚未形成包围圈之际,中革军委即决定回师东渡。就在蒋介石发出电令的3月20日的当天,中革军委向中央红军发出了四渡赤水电令,要求部队秘密、迅速、坚决地出敌不备,折返转东,再过赤水。

21日晚至22日上午,红军各部以隐蔽、迅速的行动全部渡过赤水河。当蒋介石令他的各路人马向古蔺地区进军集结时,红军则隐蔽地与敌军相对而行,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了蒋介石策划的包围圈。这次巧妙迂回,一下子将蒋介石的几十万大军甩在古蔺周围。当红军南进至遵义、仁怀一带时,敌军的辎重物资还在源源北运。

三渡是公开的,四渡则是秘密的。3月24日下午,蒋介石带着夫人宋美龄及德国顾问端纳以及陈诚等从重庆飞往贵阳,等待在赤水两岸全歼红军的喜讯。为了给蒋介石一个错觉,3月24日,红九军团伪装成红军主力徘徊于马鬃岭地区,向长干山等地实施佯攻,还在露天地方摆放标语,大放烟火,装成炊烟来迷惑敌人,使得蒋介石更加相信中央红军要北渡长江了。

与此同时,红军主力向南一举突破敌人在遵(义)仁(怀)封锁线,火速向下,向乌江急进。而在这时蒋介石仍电令川滇黔主力以最快速度赶到黔北打鼓新场一带集结。国共两支队伍一个向南疾进,一个向北围堵,可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据当年参加这次行动的老红军回顾,红军和国民党部队经常在路口相遇,由于红军中不少人穿的是缴获敌人的服装,还以为是互相调防呢,甚至出现了在同一个村子士兵们互相递烟,红军伤员到敌人卫生队取药看病的趣闻。据聂荣臻回忆,中央红军有一个排长来到一个国民党军的连队伙房,看到一只煮熟了的鸡,伸手抓来就要吃,伙夫连忙制止说,这是给师长煮的鸡。

3月29日晚,红一军团先遣部队赶到乌江北岸,利用雷电交加的天气,乘竹筏到达对岸,并迅速架起浮桥。除九军团继续在马鬃岭一带佯攻,掩护主力南下外,各主力军团于3月31日全部渡过乌江,跳出了蒋介石精心部署的围堵圈,一下子把围堵红军的各路大军甩在乌江以北。

中央红军南渡乌江后,毛泽东指挥部队兵锋直逼贵阳,红军一路虚张声势,扬言要攻打贵阳,到处书写“拿下贵阳城,活捉蒋介石”的标语,还派出小部队发动了对贵阳城的佯攻。因为前几天蒋已把贵阳的主力调到了古蔺,眼下贵阳只有4个团的兵力,此时蒋介石在贵阳城内,焦急万分,他急令滇军增援贵阳。而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意主要在于调出滇军西进云南。

蒋介石害怕红军“乘虚袭击贵阳”,慌忙把原驻防黔西、阻挡红军进入云南的滇军孙渡部东调贵阳,这样红军西进云南的门户便敞开了。

兵不厌诈,调出滇军的目的已经达到,毛决定抓住战机,从“声东”迅速转而“击西”,以每天60公里的速度向云南疾进。于4月27日进到昆明西北地区,接着转兵向北,于5月3日—9日巧渡金沙江,冲出30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在乌江以北地区活动的红九军团也于5月5日—6日从东川以西渡过金沙江,与中央红军主力会合。

位于四川古蔺县红军四渡赤水的太平渡渡口遗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四渡赤水战役,从1935年1月19日红一方面军离开遵义北上,至5月9日胜利渡过金沙江为止,历时72天,转战5000余公里,在四川古蔺就达54天。这一战役,中央红军粉碎了蒋介石在川、滇、黔边围歼红军的计划,摆脱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堪称运动战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