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太爷杀鸡巧破案

娱乐        2019-12-02   来源:飞猫鱼电影

在中国古代历史当中,由于缺乏现代物证技术手段的支持,古代的法官很多都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智慧,从生活经验、实际情况出发,层层推理、层层剥茧,最后找到关键证据,一举破案。下面就给大家讲一个古代的法官,立足于确凿的证据,巧断疑案的故事。 这个故事记载于《南史傅琰传》 。

邻里之间因为一只鸡打起了官司,双方各不相让,都说自己是鸡的主人。没有任何旁证,这只鸡究竟该归谁所有?古代法官会用什么方法在鸡身上找到确凿的证据,最终化解争端呢?

傅琰是南齐时候山阴县的县令,也就是今天的浙江绍兴一代。他做知县的时候有一天,有两个人推推搡搡拉拉扯扯,抢着一只鸡就到了衙门来告状。傅琰就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来告状的这两个人,一个叫贾柱,一个叫李二宝。贾柱就说:“我有一只鸡,今天没注意,跑到了李二宝家,我到他们家,去要回我的鸡,他却说鸡是他的不给我,那么我请求官老爷能够为我做主,帮我要回我的鸡。”李二宝说:“这鸡明明是我的,这鸡在我家里,他今天早上却跑到我家来,硬要把我家的鸡拿走,说是他的,你看这是不是无赖。”

县太爷杀鸡巧破案

两人就这一套说辞,贾柱就继续说:“这今天早上,我给这个鸡刚喂完食,就进门我喝口水的档口,这鸡就不见了,结果我在一听,这鸡的声音在隔壁,也就是他家发出声音了,我走过去一看,他正在把我的鸡抓在那儿,想要拿走,我就跟他要,他不给,简直是强抢民财。”李二宝还是不承认,就说:“我今天在我家里正在喂鸡,结果你跑过来跟我要鸡,你既然说这是你的鸡,你有什么证据呢?”贾柱又说:“这就是我的鸡,我还用给你什么证据呢?”李二宝说:“你拿不出证据,你凭什么要把鸡拿走呢?”两人各说各有理,争执不下。

县太爷杀鸡巧破案

傅琰猛一听,这个事情似乎很小,这事儿虽然不大,但是你如果不把它处理了,不把它的这个权利明确了,它还真不行。别人就会也都拿着这样的一些小事也跑来找你,或者说就算不来找你,整个县上的这样一个风气可能就搞糟了。这是他考虑的一个问题。按照常规的做法,可以证人,比如找邻居问问,但是这种找旁证的方案其实也不太靠谱。为什么呢?因为当你找旁证的时候,这有一个难免的情况,那就是在他们邻居当中,自然会有跟贾柱关系好的,也会有跟李二宝关系好的,他们在作证的时候,完全有可能偏听偏信,或者偏袒某一方。案子虽然小,又必须判,找旁证又不太靠谱,这可怎么办?傅琰想了想,就计上心来,他回想了一下他们两个人前面的供述。就问:“既然你们两个都说今天早上给鸡喂食了,那你们说都给鸡喂什么食了?”贾柱说:“我给鸡喂的是小米,我们家小多。”李二宝说:“我给鸡喂的是豆子,我们家全是豆子。”傅琰说:“好,既然你们俩说喂的东西不一样,这咱就可有说道了。”

于是命令手下衙役拿刀来,把这只鸡当场杀了。鸡杀了以后,展开它的嗉子,看看今天吃的到底是什么。大家可能不知道,鸡吃了食以后它主要先集中在它的嗉子里头,如果是今天刚刚吃的,那往往就在这个地方都能看的到,打开以后里头的东西全都是小米,那么显然案情已经水落石出,那就是说这只鸡是贾柱的。大家看,像这个案子它虽然很小,但是县令傅琰从生活的经验出发,从双方供证的实际情况出发,准确清晰的对案件进行了分析研判,用生活的逻辑去推导,是案件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