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少年从采药开始走向修真,炼药、尝毒草、试药《紫府仙缘》

优惠        2019-11-07   来源:飞猫鱼电影

书名:《紫府仙缘》

作者:百里玺

类别:奇幻修真

《紫府仙缘》是一部奇幻修真类型小说,已经完本,作者是百里玺。小说讲述了一个少年从采药开始走向修真的故事。

内容简介:

一个饥荒年代为了果腹而离乡的少年,从采药开始走向修真,炼药、尝毒草、试药……在这个饿殍满地的世道,如同杂草般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修真、炼气、筑基、结丹、元婴,一边在仙侠世界里修真采药炼丹制器,一边在紫府里种田建设聚集真元,其乐无边。

第一卷——

乱世饥荒年代,四处乞讨为生的少年叶秦抓住机会进入竹岐县城药王帮采药堂。

首先在领取修炼功法时候无意中选取了无人问津的《坐忘经》(其实根本不是武功而是一种高级但有缺陷的修仙功法);其次在一次采药中无意中吃入一个鸟蛋,在脑中形成了一个世界,其中产生一个浮岛(五行中属木)有催生任何植物的功能。

低阶修仙者与江湖各大帮派的对决成了单方面屠×杀场面让叶秦领教了修仙者的威力;除去妄图夺舍的敌对元神后,叶秦踏上修仙之路。

第二卷——

少年叶秦在仙缘城完成了加入修仙门派的入门任务,加入了青丹门。

虽然脑中世界木属浮岛有催生灵药的功能,但是叶秦的坐忘经筑基有巨大风险,所以他不得不加入凶险的历练以夺取筑基丹。

历练是各大门派炼气弟子在凶兽出没的矿产区探明储量,在暗无天日的矿产区,不但要对付凶兽,还要对付其他门派多宝的弟子。

叶秦这个小队队员个个经验丰富,所以反劫杀屡屡得手。虽然后来被打散了,但是猎人出身的叶秦机灵无比,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多次化险为夷,完成任务。在这期间叶秦碰到了身份特殊的大师姐皇甫冰儿,帮其筑基成功,稀里糊涂地地私定终身。

但是在获取筑基丹后被妒忌的同门追杀,无意中闯入火海。叶秦不得不在火海区冲击筑基,结果果然出现大凶险,无法回到现实,好在皇甫帮忙,不至于坠落,但是仍然无法清醒。

一直到三年后,脑中世界火属浮岛诞生,筑基才成功,叶秦也回到现实世界。

第三卷——

叶秦下山历练,在一次地方势力对决中意外获得里解决坐忘经缺陷的方法。

接着和一些地方修仙修魔者闯入圣皇宫寻宝,结果发现修仙界的王者—圣皇还在世,通过机灵头脑脱身,并获取结丹灵果的信息。

为了冲击金丹,叶秦和那些人再次联手潜入吕家堡盗取灵果,但是在逃窜中多亏皇甫冰儿帮忙才脱险。

为争夺稀缺的资源,大陆三大修仙界的战争开始,叶秦被征参战。在一次侦探任务中,叶秦获取了一个腐骨鳄,被把它炼成腐骨鳄骷髅。

战争进行得过于残酷,相持不下,已经去东海的元婴级前辈不得不出面调停,抽调大批修仙者前往东海,以缓解大陆紧张状况。

叶秦在征调名单之列。

…………

章节试读——第一张: 乱世(片段)

乱世。

是年,平州竹岐县大旱,盗贼纷起。

叶秦跪在地上,双手抓着一片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碎瓦砾,在一棵孤零零枯黄的老树根部,用尽全身的力气刨挖着,想挖出老树根来吃。瓦砾并不锋利,但是长久的刨挖,却已磨破他的掌心。

天空的太阳毒辣辣的,亮的刺眼。老树稀松的枯枝勉强遮住了炎炎烈曰。

挖了一会儿,叶秦有些疲倦。他已经一上午没吃任何东西,腹中饥饿,喉咙干渴,令他一双消瘦小手几乎没有力气刨下去。

老树的另一旁泥地上还躺着一个饿昏过去的农家少年,是同村的小孩成大牛,一头草窝一样的糟发,一块烂麻布遮身,半昏厥着,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呓语。

叶秦看了成大牛一眼,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咬牙继续刨下去。

他本是数百里外深山老沟小村落里一家猎户的小孩,连年的兵灾、匪祸和重税,已经把乡野村民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年初开始的大旱,庄稼地几乎绝收,山林里猎物大减,更是令大量的人口死去。

大人都难以求活,更别说小孩了。身为家中老大,今年十一岁的他拜别了爹娘,离家外出寻食,减轻爹娘身上的口粮压力,让家里的小弟小妹们能够有足够的口粮活下去。根据他们乡里的规矩,一旦拜别爹娘离家,便意味着离家独自立业,从此不再依靠爹娘和宗族。

叶秦算不得立业,但也算是独身一人外出闯荡了。

所幸,同村一起结伴出来寻食的还有另外四五个八到十岁的小孩,其中以叶秦的年龄最大,经验最多,所以由他带着众小孩。

这大半年,他们在竹岐县城各地的乡野村镇流浪,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以及野外野狗豺狼的袭击,在路上已经死了三四个,只剩下叶秦和成大牛还活着。

大牛比他要小一岁。

昨天凌晨,他们在荒野上的一处凉棚睡觉。两人正熟睡的时候,凉棚被一条饿的发昏的老野狗钻了进来,把大牛的小腿给咬伤了,要不是叶秦及时惊醒过来,用石头木棒把老野狗狠狠砸跑,大牛差点丢了小命。无论如何,他和大牛都不能再死了,否则孤零零一个人更难在这个世上活命。

叶秦忍着双手的疼痛,刨着,想着。已经刨了一尺来深,却还没刨出可以吃的老树根来。

老树已经枯黄,它的根能不能吃,谁也不知道。但是总得试一试,附近几乎找不到其它可以吃的草根树皮。半年的大旱,几乎把所有的草树都晒死了。

终于有一段老根被挖出来了,还新鲜,有湿气。

啊,叶秦惊喜的用钝瓦砾猛的戳打老根,好半天才挖出其中的一小截,咬了一小块湿润的树皮下来,爬到成大牛旁边,把成大牛摇晃醒来,喂他吃。

成大牛闻着树皮湿气,迷茫睁开眼睛,竟然从半昏厥中醒了过来,勉强嚼了一点树皮,却是没力气吃下去。

叶秦连忙把树皮嚼碎了,塞进他的嘴巴里去。

不吃,就要死。

成大牛吃了点树皮,终于喘过气来,恢复了一点精神,清醒了些。

靠着这一截树根,让叶秦和成大牛又多活了大半天。

虽然吃树皮会让他们胃腹有些疼痛,但是总比饿死好。两人在老树根遮荫处休息了半天,等太阳渐渐西落,不再毒辣的时候,叶秦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大牛向东走着。

天要黑了,荒郊野外有许多俄的发慌的野狗和豺狼,不安全,必须去可以住人的地方。

叶秦带着大牛去昨天他们住的那座凉棚,那座凉棚在东面数里外荒坡的驿道旁边。

驿道经常有商人和马匹经过,饥渴了要喝水。白天那里会有一家从附近镇上来的酒家,专门卖给沿途经过的客人茶水和酒肉。

不过为了避免遭遇盗贼,酒家每天晚上都会离开,凉棚空了,他们正好可以住在凉棚里面,躲避野狗豺狼。而且还可以从地上捡到一点点客人丢弃的剩菜饭,当作晚饭。

这小半个月来,叶秦两人晚上都住在那里。

傍晚,天空出现晚霞的时候。

叶秦扶着大牛来到了那座凉棚的一侧,蹲在旁边一处乱草丛地上歇息。这座凉棚,是一些竹子搭建成的一间简陋的竹房,门口是露天大棚,棚下有十多条茶桌椅凳。

现在凉棚里的酒家主人还没有离开,酒家老头、一名年轻的小二正在忙碌,招呼十多条身穿一色青褂袍的提刀汉子。这一群汉子在凉棚内嘈杂嘶嚷,交杯换碗,大口的喝酒吃肉,热闹非凡。

叶秦闻着凉棚前飘出来的酒香味儿和肉香味儿,馋的要死,但是只瞄了一眼,便惊惧赶紧缩回头,不敢再多看半下。这些瘦炼精干的汉子都穿着官差的衣服,是竹岐县城的官差。

他当初刚从乡下出来寻食的时候,还差点把这些穿着衙役官服的官差当成好人。但是这大半年下来,在县城和好几个村镇讨过饭,见得恶事多了,对这些人极为畏惧。

如果是盗匪还好些,没有钱财,也不会随便杀人害命。这些官差可比盗匪狠多了,要是看谁不顺眼,把往死里打,打死了割了头还被算成盗贼头颅送去县城领功。

叶秦穷的只有一条遮体的破麻布,是宁见盗匪也不愿意见到官差。

成大牛饿的犯迷糊了,没看清那些汉子是官差打扮,想爬过去讨些吃的。

叶秦一惊,赶紧一把把他给扯了回来,摁住大牛的胳膊。大牛使劲力气挣扎,想出声说什么。叶秦慌忙一把又捂住他的嘴巴,拼命使眼色,别过去找死。

大牛本来就比他小,又受了伤,挣扎了一下没挣脱,没力气了,只能迷糊着躺下休息。

两人在凉棚外旁边的隐蔽处缩成一团,尽量不引起这些官差的任何注意。

叶秦看了一下天色,太阳也快下山了,这群官差吃饱喝足,相信不会在这荒郊野外久待。等这群官差走后,他或许能找到点遗漏下来的东西。

他心中暗暗叹了一声。这种挖树根过活的曰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凉棚下,传来汉子们热闹的喧笑声音。

被众汉子围聚在中间,一名相貌削瘦枯黄的中年官差,颇有威严,显然是众官差的头目。

中年官差咕噜咕噜灌了一口酒,摸去胡须残留的酒水,大声道:“真他娘的晦气,那一伙强盗也真能跑,从竹岐县城跑了数十里,逃到这鸟不拉死的鬼地方,把咱们兄弟差点累死了。兄弟们多吃一些酒肉,晚上还要摸黑赶路,尽早抓住那群强盗。”

叶秦藏身在凉棚一侧乱草窝中,和凉棚内坐着的众官差隔了十多步,他们的话一字不差的都落在他的耳朵里。

相关阅读

2019年新疆公务员最新视频课程上市!
▶董事长去老同学公司签合同,遭总经理瞧不起,一怒之下...
【海伦网信】海伦秸秆综合利用增效益保蓝天
冬天到了,纯电动汽车靠什么制暖?就因为这一点,车主想卖车
整月武侠精彩抢先看 | 武侠版2019年02月刊试读
多走路、多喝水……你以为在养生,但医生告诉你:其实在折寿!
【周刊】从这里开始,不一样的精彩!2018(43)
【育儿百科】小儿积食如何演变成各种疾病?
日产汽车再曝工厂违规丑闻,大规模汽车被迫召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