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武都市某局长,清晰讲述前世地主及死后做鬼经历!

星座        2019-11-08   来源:飞猫鱼电影

  文章标题下【缘在菩提心】即可关注

转发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编者按:主人公华先生,生于 1965 年农历 5 月 27 日,现年 51 岁,男,现工作居住在甘肃武都市某县。大家看到“某”县,一定觉得不过瘾,难道编辑部不自信,怕此事经不起考察?其实这是因为华先生自己有一个顾虑!


实际上,当地无论是县长书记普通百姓甚至上级市级机关的领导,都知道华先生。因为他从一岁起就忍不住开始讲他的故事。


而且华先生在甘肃省会兰州上商学院期间也常给同学讲,回到县上分配到某局给同事讲,还在当乡长时给同事、村干部讲。华先生也发心愿以他的亲身经历证明六道轮回的存在。

  

可当华先生升了县级领导以后,开始担心有人会有闲言碎语:说他自己以“再生人”的所谓的特殊身份沽名钓誉,心思没放在工作上。

  

而且他为官多年,干过人事,又当过乡长,总会得罪一些人,自然有嫉妒者。所以华先生要求发文时隐去真实姓名及处所。我们理解他的顾虑,所以决定尊重华先生的这个想法。虽然我们感觉他过于谨小慎微了:从一岁没离娘奶就给人说,可正式采访他又担心有人说他沽名钓誉了。末学在此代华先生请大家谅解了! 阿弥陀佛!

  

华先生不胖不瘦,戴一副白边眼镜,很像一位学者。他文质彬彬,双目炯炯有神,待人很热情。

  

在与接待我们的当地朋友碰头时,朋友事先并没告知我们华先生也在其中,以为会安排我们第二天再进行采访,却不知热情的华先生早早地就跟朋友们一起来迎接我们了。

  

华先生自报家门后,我们觉得真是意外的惊喜,这么快就见到了采访对象。急切地想采访的心情,把彼此还不熟悉的陌生感一扫而空。坐定寒暄一阵,大家的谈话就进入了正题

  

以下就是我们以问答的形式整理的访谈内容。

  

高老师:华先生,您好!您前世是做什么的? 


华先生:我前世是当地一个较大的地主,管辖周边七个乡的收税事情。我从下边的保长、甲长处收来,然后集中运到县上交给县政府。因为我们这个县境内全是高山密林,山大沟深,动辄离县上二三百里,缴纳税费非常不方便。

 

全县甚至没有一块三四亩大的连片的平地。全县人口极为分散。因为川坝子太窄太小,甚至一个农家小院里都有台阶。

  

全县人口百分之八十都住在河坝两边的山上。全县有两条沟。一个沟里的河叫白龙江,另一个沟里的河叫白水江。两条河,在离县城二三十里的下游处会合,最后流到嘉陵江去了。

 

高老师:您前世姓什么?


华先生:前世姓张,具体名字记不清了,听别人喊我张明亿(音)。说是地主,其实手里边银元并不多,都是些铜板。家里有老婆、孩子,有转角楼,有专门的大牲畜圈房,有养猪、鸡的圈舍,有较多的田地,大都是山地。家里有雇工,出产和收入以种植大黄、当归等中药材为主,没有别的生意。

  

我受国民党县政府委托维护当地的社会治安,兼代收税费。税费有时是粮食,有时是钱。给我发了盒子枪,但是我没拿枪打过人。坐过轿子,可我坐轿子都给轿夫钱的。


 

问:您前世有几个儿子?现在也都 70 多岁了吧?

华先生: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已经过世了。


问:他们有没有来看过你?

华先生:二儿子带他的孩子来看过我。


我 1965 年转世后,一岁就能说话,开始说前世的事,说得还很流利。村子里的人都认为我是神童,特别喜欢抱我出去玩,让我给他们讲以前的事。有时候天都黑了,都不送我回家,我妈天天满村子找我才把我抱回去。

  

尤其是那些当地成分较高、过去给国民党干过事的人,爱给我糖果,喜欢问这问那,问的都是大人的事情,我都能说上。也有人故意考我,可都难不住我,许多都是他们也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一验证,我更加神了。

  

知道的人多了,就开始传,全县的人都知道我是神童。开始在本村本公社传,最后传到外县去了。所以,我前世的家人也就知道了我的事。


问:他们相信您是他们的亲人吗?

华先生:相信。因为我说的事情都是前世家里的事情。地主家嘛,家口总比别人家大,亲戚也比别人家的多,名字关系我都能说上。由不得他们不信。


我这一世的家离我前世的家也就五六十里,在一条沟里,隔了一条白龙江。又是山区,人少,所以两个村子都有亲戚相互来往。但是当时政策紧张,他们都很想见我,可不敢来找我相认。

  

那是唯成分论的时代,他们成分高,怕给他们造成麻烦。后来又怕给我的前途造成影响。因为涉及上学、招工、考大学。我家是贫农,机会总比他们多些。

  

我1965年转世,一岁多也就是 1966、67 年,正是文化大革命闹腾得最紧张的时候。我又是被枪毙的地主,谁敢来往啊。我妈特别害怕我讲这些事,不让我说,可我还是不由得要说。

  

我妈听人说,喝了黑狗、黑猫的血就不说了,我妈就到处找黑狗、黑猫的血硬让我喝。可是喝了也不管用,还是给人说。我妈就又把我吊在房梁上打,我还是说,也不管用。

  

我妈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发洪水的时候淹死了。我妈老听我讲前世的事,也相信有鬼了,很害怕死了的这个朋友的鬼魂来找她,每天早早地就把门顶上。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得重病,我妈要带我去枪毙了我的那个地方看病,我哭得怎么都不去。那是个乡镇府所在地,可我就是不去。


问:您因为什么被枪毙呢?是哪一年?

华先生:我是 1958 年被枪毙的,当时枪毙了两个人。罪名主要有两条:第一,我有盒子枪;第二,我坐过轿子,压迫过贫下中农。


问:您当时多大? 

华先生:50多岁,比我现在的年龄大一些。


问:当时是怎么个情形?

华先生:1958 年全国大跃进,成立人民公社,阶级斗争开路,镇压反革命。我们那地方山大沟深,自然条件非常恶劣。人多地少,又全是山地,不打粮食。所以绝大多数老百姓都很贫困。也没有太大的地主,也没有太恶的人。可是也得完成上头的任务,就把我选上了。

  

为了造声势,在枪毙的地方,召开十万人宣判大会。号称十万人参加,其实连三万人也没有。因为这个县到 50 年以后的现在才十来万人。

  

不过当时在山区人就是最多的了,人来一趟太不容易,都是翻山越岭,有的翻几架山,走上百里来开会。有的远处的人当天回不去,还要住附近村子亲戚家。

  

1958 年以前,我们这个县叫西固县,以后才和我被枪毙的这个乡分开了,这个乡并到了另一个县。



问:您一被枪毙,灵魂怎么走的?

华先生:刚一枪毙,我的魂就出来了,向附近一个山梁跑去。我回身看了一下我的尸体,已经有人拿着馒头蘸我的血吃,旧社会的人认为这个办法可以治痨病,就是现在的肺结核。

  

接着就有几个土红色的人来追我,想把我抓住,给我灌迷魂汤喝。我气愤无比,连骂带喊,沿着山梁拼命跑,当时我觉得自己死得很冤,哪里肯听,嘴里骂着,只管跑。跑了好长时间后,他们再也没追我。

  

我为什么觉得冤?第一,我是带了枪,但是我从来没有打过一个人,没有人命案;第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