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校园的装X日常/沈星:生活总是颠荡起伏。小火鸡:“神兽带你飞。” 符韶:“老婆总是比我厉害怎么破【小说】

星座        2019-11-08   来源:飞猫鱼电影


与赵二二❤风雨同行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点击️蓝字关注小二| ᐕ)⁾⁾



今日份甜品请笑纳 ❤ ~


书名:仙子,且慢!

作者:葡落生


文案:


沈星:生活总是颠荡起伏。

小火鸡:“神兽带你飞。”


符韶:“老婆总是比我厉害怎么破,仙子,你且慢一慢嘛。”


东方修仙西方魔法大乱斗,现代区握紧旗帜:科技才是飞升的最大助力。

仙侠校园的装X日常。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晋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692274  


试读

 ☆、第1章


  鸡鸣声叫破晨晓,天刚刚蒙蒙亮,景秀宫宫内已经人来人往忙活上了。

  “公主,时辰到了,该起床了。”贴身嬷嬷掀开厚厚的床帘,探身一看,顿时表情僵住了。

  只见床上的小女孩披头散发,双腿盘坐,双眼紧闭,一脸严肃。

  “殿下这又在做什么?”李嬷嬷神色大囧,自从前几日殿下看了什么劳什子修仙话本,每天半夜都在床上打坐,说什么要引气入体修炼。

  阿弥陀佛,仙人们修炼哪有那么容易,公主每日那么瞎倒腾,惠嫔娘娘知道了,要责怪自己这个教养嬷嬷管教不利。

  “殿下,果真想修仙,待仙人们莅临,可恳请陛下恩许,每晚如此可不合礼仪。”李嬷嬷情真意切的劝导着,“殿下,快到请安的时刻了,奴婢伺候您梳洗。”

  沈星不满的睁开眼睛,修炼途中又被打断,不开心,有起床气。

  凡人国度灵气微弱,入定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捕捉到一丝灵气,还没运行完一周天,就被残忍打断,好比饿了一周的人面前摆了一只烧鸡,刚闻了几口味道就端走了,内心何其的卧槽。

  重重的叹口气,只得认命的爬下床。一群宫女围了上来,端水盆的,拿毛巾的有条不紊的站一排。

  沈星下床站定,双手张开,就有几个宫女上前来,换上出门请安的外衣,套上镶嵌着鱼目大小珍珠的绣花鞋。

  沈星上前用香胰子洗手洗脸,端着水盆的宫女立刻躬身上前,服侍沈星在水盆中洗净泡沫,手刚刚离开水盆,捧着毛巾的宫女立刻上前,在毛巾上擦干水渍。

  梳洗完毕,沈星又被拥簇到梳妆台前,贴身大宫女挑出一点香膏,在手掌心划开,轻柔的按摩揉搓在沈星脸上。

  梳头宫女手脚麻利的给沈星梳了一个符合儿童身份的双丫髻,打开首饰匣,拿出一个点翠缠金丝嵌红宝海棠花簪子,插在头上不明显的发包上。

  铛铛铛,一个典雅端庄又不失活波可爱的封建帝国公主诞生了。

  这该死的封建统治阶级的享受啊,真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身普通小康之家的沈星没见识的震惊了。

  这次学院安排的课外实践果真是来考验道心的,不不不,沈星艰难的在内心告诫自己,凡人富贵皆是镜花水月,不可沉溺其中,我的课外实践分数可不能不及格。

  “殿下,娘娘已经在等着了。”李嬷嬷轻声提醒道。

  “走吧。”沈星迈着小短腿,领着一波宫女太监浩浩荡荡的往景秀宫正厅走去。

  正厅里惠嫔刚刚梳洗好,正对镜梳妆,整理头上叮叮当当的发簪。

  “给母妃请安。”沈星躬身做了个万福。

  惠嫔听闻,淡淡的嗯了一声,出声让坐下,双方就沉默无言了。

  沈星也不觉尴尬,默默坐着数惠嫔头上有几只簪子,好家伙,这满头的金的银的镶嵌宝石的插了满头,整个头像个闪闪发光的圣诞树,怕不是要有十几斤吧,脖子可真受累了。

  后妃不好当啊。沈星默默地吐槽,看着惠嫔的眼神里不觉带了点同情,但是马上她就打醒自己,什么后妃不容易,人家起码满头都是金银珠宝硬通货,浑身上下就写着“我有钱”三个大字,可轮不到自己来同情。

  沈星在皇宫是有公主身份的,寝宫里也少不了奇珍异宝,光每天梳洗时梳妆台上的首饰匣一打开,满盒珠翠都能闪瞎眼,奈何沈星只能心里眼馋的看看,这万一没忍住拿了点金银珠宝回去,被监察老师认为是贪恋凡人享受扣点实践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沈星丰富的内心戏当然影响不了惠嫔,人家还是悠哉哉的坐着对镜梳妆,对这个小女儿不甚关心的样子。

  是了是了,沈星这个公主身份是学院师长们编造的,本身没这个人,相关人物关于她的记忆都是伪造的,记忆都是假的,自然也没有啥真感情了。

  “母妃。”一个圆乎乎的小胖墩边喊边跑了进来,惠嫔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凝儿来了,慢点跑。”

  惠嫔抱住扑倒怀里的小胖子,拿着手绢帮他擦擦汗,温声问道:“凝儿昨日休息的好么,现在饿不饿。”忙吩咐贴身宫女,“快。把小厨房热着的牛乳给三殿下端来。”说着,瞥见了沈星,忙又加了句“给公主也端一碗。”

  “妹妹也在啊。”小胖子看见沈星,忙从惠嫔怀里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在旁边坐好。

  沈星起身感谢后坐下,这编的假记忆还是有点靠谱的,皇上嫔妃宫女们都没觉得突然空降一个公主有啥不对,就是有时候想不起来有这么个人,看到沈星脑海的记忆才会提醒着他们此人真实存在。

  喝完牛乳,惠嫔领着她和小胖子被一群宫女太监拥簇着去往皇后的长春宫请安,嫔妃皇子公主在皇后宫中给皇后请安后,再在皇后的带领下去给太后请安。如此折腾一遍后再各回各宫吃早饭去上学。

  万恶的封建社会啊,享受是真享受,折腾也是真的啊,沈星内心在狂吼,无奈来了一礼拜了,不习惯也得习惯了。

  沈星她们到长春宫时,厅里已经坐满了大半屋,皇后还未出来,满座美人莺莺燕燕叽叽喳喳好热闹。

  按照等级次序在座位坐好,沈星兴致勃勃的竖起耳朵,一天一度的后妃友好交流大会(大雾)展开了,怎能不愉快的吃瓜围观呢。

  “愉妹妹今日来的倒是迟了些,竟是乘滑竿来的,妹妹果真身娇体弱,深的皇上喜爱。”一个身着洋红宫装的妃子率先打开话题,拉响了口水战的号角。

  “姐姐谬赞了,非是妹妹狂妄,实在是身体不适,皇上这才恩许妹妹乘滑竿请安。”被找茬的愉贵人一身象牙白长裙,巴掌脸上一双眸子水灵灵的,我见犹怜,此刻回话也是一脸怯懦,好一朵惹人爱的白莲花。

  红色宫装美人冷哼一声,“妹妹倒是娇贵,说不得是家里娇养,如此身娇体弱,皇上爱的不行。”

  愉贵人眼里闪过一丝嫉恨,脸色涨红,她宫女出身,家境贫寒,红衣宫装美人分明是在讽刺她。

  满座的美人看着这场好戏,时不时掩袖轻笑一下,窃窃私语零零碎碎的传来。

  愉贵人更是恼怒不已,眼睛内黑气有一瞬间的充盈,开口道:“妹妹自是皮糙肉厚,只是已有身孕,自然是龙胎娇贵,得皇上看中。”

  满座皆惊,红衣宫装女子更是一脸不敢置信,“你怀孕了!”

  “昨日太医刚刚确诊,确是已有两个月身孕。”愉贵人脸上涨红消退,神色自得的回答道。

  红衣美人仿佛牙缝里挤字:“真是恭喜妹妹了。”说罢,把头一扭,不吭声了。

  愉贵人一脸羞涩的把手搭在肚子上,低头不语。

  满座美人道喜的,沉默的不一而论。

  沈星凝重着脸,盯着被一群嫔妃贺喜的愉贵人,方才愉贵人身上一闪而过的气息如此狂躁,它不该出现在一个凡人身上。

  亡灵气息?魔气?

  沈星不太确定,她只有练气五层的修为,在凡人国度体验人生的课外实践期间是不允许对凡人使用法器法术的,除非遇到生命危险。导致目前沈星根本无法探查愉贵人身上萦绕的气息来自哪里。

  愉贵人仿佛感受到什么,突然向沈星方向望去,只见白白嫩嫩的小公主一脸无辜的等着大眼睛看她,然后软糯的问惠嫔:“母妃,什么是有身孕啊?”

  惠嫔正暗恼小妖精有了身孕,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听见一向没啥存在感的小女儿这样问,没好气的道:“就是有孩子了,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插嘴。这不是公主该问的。”

  沈星暗暗撇撇嘴,果然自古以来大人糊弄小孩的话都是一样的。

  那边愉贵人回过头去,不过是个好奇的小孩子,太大惊小怪了。

  这时,一声“皇后娘娘到”响起,众人安静了下来。

  身着明黄色绣满凤凰礼服的明艳女子缓缓从内厅走出来,她约莫40岁左右,头上插满了发簪,白净的脸上满是威仪,众人齐声起身请安,待皇后走到主座坐下,抬手让众人坐下。

  皇后在内室早就听闻了愉贵人怀孕的事,先是勉励一翻,对愉贵人为皇家开枝散叶的功劳表示了赞扬,对几个近日颇受恩宠的一阵嘘寒问暖,对几个持宠而娇的一阵呵斥,总的来说有赏有罚,倒也不偏不倚。

  跟着母妃们来请安的皇子公主们也被问候了一番,年长的皇子公主都去上学堂了,来请安的都是12岁以下的儿童们,被勉励了一番要乖乖听话,好好启蒙读书,为将来去前殿学堂上学做准备。

  沈星那便宜哥哥已经12岁了,下个月就要去学堂上学,因此被重点嘱咐了要好好学习。

  一阵甜枣加大棒后,今日的后妃友好交流会落下帷幕,皇后率领着嫔妃和皇子公主们前往慈恩宫给太后请安。

  慈恩宫距离皇后的长春宫并不远,穿过一片花园就是,很快就到了慈恩宫殿前。

  沈星试图用神识探查愉贵人,奈何练气五层神识范围只有方圆5米左右,沈星又不敢直接将神识刺入凡人体内探查,那愉贵人不知有何防范手段,神识靠近她便被弹开,滑不留手。

  有问题,绝对的有问题。

  沈星打起精神来,暗暗盯着愉贵人,打算回去就联系监察他们课外实践的师长。

  皇后领着众人进入太后宫殿的大厅里,垂手躬身等待太后前来。

  沈星的注意力一直暗暗集中在愉贵人身上,只见她从靠近太后宫殿便开始身子发抖,走进大厅后更是额头上一阵虚汗。

  愉贵人平日本就一副娇怯模样,此时的异常倒没有太多人在意,多半还在心里唾弃:小妖精就是会装模作样。

  不对劲,她应该是在排斥什么,这间宫殿里定有排斥亡灵气息或魔气的法器。

  突然,有人惊呼出声,娇弱的愉贵人晕倒了。                        



  ☆、第2章


  皇后连忙喊人将愉贵人抬起送往偏殿,几股黑气从愉贵人身上冒出,又飘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如此诡异的场景,众人却视而不见,殿内乱成一团,几个嬷嬷合力将愉贵人抬起就往偏殿走去。  

  沈星暗暗在衣袖内掐起法诀,向四周溃散逃走的黑雾仿佛被人拽住了一样,一缕缕被拽了回来,向沈星手腕的手镯涌去,直至全部被手镯吸收。  

  亡灵怨气,沈星默念,此乃沈星偷偷攒钱买的储物净化一体的法器,满心想着说不定课外实践能挖宝,结果倒好来了皇宫,宝没挖到,还攒了一股怨气吸收过来。  

  若怨气四散,整个皇宫被亡灵怨气所影响,所有人都要运势大跌。此时使用法诀可算不上对凡人出手,可不能扣我分。  

  愉贵人身上的亡灵气息已然溃散,沈星再用神识去探查,没发现其他不对劲,她赫然变成了个正常的不行的凡人。  

  觉得正常的也只有沈星了,其他人可不觉得正常。  

  “什么,愉贵人没有怀孕?”太后刚刚听到后妃怀孕晕倒的消息匆匆赶来,就惊闻噩耗。  

  太医一脸苦瓜相,昨日三个太医一起会诊,确认是喜脉无疑,母体还非常康健,今日再诊就成了正常脉象,只是有些许的体虚,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太医心里苦,只得自认倒霉,“贵人确实没有怀孕。”  

  在场的嫔妃知道愉贵人没有怀孕的消息后都在心里乐开了花,她们不觉得愉贵人一个没背景的贵人有本事买通三个太医作假。  

  多半认为是愉贵人用了什么下作手段显示喜脉蒙骗了皇上。  

  太后脸上阴晴不定,沉默了半晌,道:“知道了,退下吧,愉贵人既然身体虚弱,就挪到长喜宫修养吧。”  

  长喜宫跟冷宫没差,在后宫最角落,离皇上住的宫殿十万八千里,且靠近粗使宫女太监们住的地方,很是脏乱差。  

  众人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没人为愉贵人分说一句,皇后应了句是,沈星便明白愉贵人怕是要凉凉了。  

  虽说愉贵人疑似与亡灵法师有关,不可掉以轻心,沈星也是感慨后宫宫斗的残酷,封建社会女人难啊,还是社会主义好。  

  又撇见太后脖子上挂着一串通体剔透的红玛瑙珠串,每颗珠子都晶莹圆润,凝聚目力,还能看到珠子里的金色符文在一闪一闪的转动  

  原来是修仙界比较大众的静心法器,基本每家炼器店都有卖,佛修出品,没啥大的攻击力,只是对祛除魔气晦气有奇效,戴上有平心静气的作用,看来这就是愉贵人晕倒的原因了。  

  处理了愉贵人的事,今日的请安是被打断了,太后也没啥兴致,众人麻溜的告退,各回各宫。  

  沈星一回到寝宫,喝退左右,从手腕上的手镯中掏出通讯信符,把宫内愉贵人的情况报告上去。  

  负责监察他们的老师很是重视,立刻派人去排查愉贵人,梁国皇宫内疑似出现亡灵法师的踪迹,再三嘱咐沈星小心。  

  果然是亡灵法师,梁国若是混入了亡灵法师,那可不得了。  

  梁国在凡人区算是中等国家,也在修仙联盟的旗下管辖,国家内部基本都是凡人,对修士可没什么抵抗能力。  

  亡灵法师身为西方修士的一种,向来与死亡挂钩,相当于西方修士的魔修。在西方魔法世界也是让人防备的,何况出现在东方修仙界。  

  西方魔法世界与东方修仙界井水不犯河水,时不时还进行和平友好的交流沟通,双方修士出入都是有护照的,这样不明不比的出现可就是偷渡了,亡灵法师偷渡过来能有什么好事?  

  若是偷渡的更要小心了,东西方修仙世界间隔的可是无妄之海,海上灵气旋涡混乱,能强行过海的都是大佬。  

  若真是大佬偷渡过来,沈星也是毫无办法,她只是个练气小透明啊,有多大本事担多大事,把事情上报上去,自有学院师长解决。  

  这样一想,神清气爽,既然来皇宫体验生活了,自然不能就待屋里。  

  沈星小手一挥,走,去逛御花园,偷偷拍几张照片,拿回现代区给爸妈看看啥是古代劳动人民结晶,皇家园林。  

  刚出门就迎面撞上个小胖墩,沈凝脑海里编织的记忆告诉他,他有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两人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但是具体一起玩闹的细节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梁国公主少,大公主已然出嫁不在宫中,宫里可不就只剩下自己妹妹一个公主了,今天见着妹妹,大感稀奇,凑上去想跟妹妹亲热亲热。  

  “妹妹可是要出门游玩,今日暑气大,可要哥哥来陪你。”圆润的小男孩挺着小肚子,手上还装模作样拿把折扇,故作成熟的板着包子脸。  

  沈星憋着笑,笑着应了句是,果然见沈凝眼睛亮了亮。  

  到了炼气五层,可凝聚灵气于双目,查看凡人气运,沈凝身上紫气隐隐绰绰,忽明忽暗,竟有一丝帝王之气。  

  梁国太子已立,行三的小皇子竟有若隐若现的帝王之气,看来未来的皇位争夺之战很是激烈啊。  

  沈凝自身气运极佳,未来无法详细预见,若真的登上皇位,必定大气运加身,

  受国运天道护持。  

  修士逆天修行,追求长生,自然乐意结交大气运者,与天道喜爱的人结交,未来若是结婴天劫也好过一点不是。  

  抛开功利方面不谈,沈凝本身也是个可爱的小胖子,沈星自是很乐意跟他打好关系,还有三个月的课外实践,多交朋友更有意思不是。  

  两人一路说笑去往御花园,“近来父皇在御兽园内养了好多小动物,我们一块去看看。”沈凝兴致勃勃的提议。

  沈星大汗,开一个动物园在自己家,果然是壕无人性。  

  两人直奔向动物园,不,是御兽园,沈星顿时感觉大开眼界。  

  果真是个动物园,梅花鹿,大猩猩,猕猴,小白兔等等常见的也就算了,竟然还有大熊猫。沈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有人把大熊猫养家里了。  

  沈凝看着沈星瞪大的眼睛,宠溺的笑了笑,戳戳妹妹的小包子脸,“好玩么,你可以去抱抱那边的小白兔。”  

  不,我现在只想摸摸大熊猫,沈星目光灼灼的盯着大熊猫。  

  大概是沈星黏在大熊猫身上的目光太过强烈,沈凝转头看了看,“喜欢猫熊啊,这个不能摸得,猫熊很凶的,还会咬人。”说着上前一步,拦住沈星蠢蠢欲动想摸大熊猫的脚步。  

  咔嚓,仿佛是开启了什么开关,方才还各自玩耍的小动物突然间把头都转向沈凝,身子一动不动。  

  被几十只食草系小动物直勾勾盯着沈凝懵了,“发生了什...”话没说完,动物们仿佛吃了兴奋剂般向沈凝冲来。  

  宫女太监们瞬时乱成一团,沈星扯着懵逼的沈凝撒腿就跑,同时迅速掐了个清心诀扔向发狂的动物。  

  沈凝毫无防备的被妹妹扯着跑,还来不及惊叹妹妹怎么那么大劲,就见后面一只梅花鹿快冲到屁股后面了。  

  惊恐之下,沈凝拔下腰间佩剑胡乱比划,竟正好砍断鹿角,梅花鹿的脚步顿了顿,被赶来的侍卫捅了个对穿,鲜血彪了出来,沈凝瞬时吓傻了。  

  沈星拽着沈凝一个急转弯窜入走廊,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此时侍卫已经将发狂的动物围了起来,试图控制住它们,也幸好都是温顺的食草动物,狂躁起来杀伤力也不大。  

  发狂的动物眼睛黑黝黝的,仿佛一团黑雾,清心诀没有用。  

  沈星皱了皱眉,心念一动,神识刺入发狂的动物,几缕黑雾从动物身上冒出,被吸入沈星腕上手镯,又是亡灵怨气。  

  发狂的动物逐渐安静下来,恢复正常,侍卫上前请罪,嬷嬷宫女们哭天喊地的拥上前,查看情况后,只有几名小宫女躲闪不及扭到了脚,并无伤亡。  

  全是冲着沈凝来的?这个小胖子又有什么让亡灵法师觊觎的,沈星想不通,带着惊魂未定的沈凝回去了。  

  今日出行不利,闹得鸡飞狗跳,回到景秀宫,听到消息的惠嫔一把搂住沈凝,心肝肉的叫,嘴里咒骂着:“定是那起子不长眼的煽动那帮畜生,御兽园那帮人就是不安好心,吓到我儿,本宫定要禀明皇上,查明是谁谋害我儿。”  

  沈凝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挣脱开,“母妃我没事,妹妹拉着我跑的可快了。”   

  惠嫔这才看到沈星在旁边,又拉过来一番关心。  

  早已等待良久的太医围了上来,最终诊断结果是受到些许惊吓,没有大碍。  

  一家三口用过晚饭,惠嫔揽着沈凝道,“凝儿,明日你去外祖父家拜访一下,向舅舅讨教下功课,可多住几日。”  

  沈凝愣住了,脸色慢慢僵住,“母妃莫非宫内...”  

  “凝儿长大了,有些事心里清楚就好。”惠嫔严肃道,瞥见一旁的沈星,“带上你妹妹一起。”  

  沈凝一脸问号,刚刚遭遇危险,反而往宫外跑,这是什么神发展?好歹吃瓜围观一星期宫斗,莫非宫内有人跟亡灵法师勾结?  

  “星儿乖乖跟着哥哥就好。”惠嫔显然没有跟小女儿解释的意思,干脆粗暴的结束了晚间座谈会。


除了美貌一无所有加群才是硬道理




本文文字与图片均源于网络


叫赵二二的小说推书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字仅作为推书使用,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新往期推送文(↓↓↓点击可直接查看)

【壁纸美图】满满的少女心,粉紫色,击中心脏啦

【壁纸美图】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幸福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温馨的公众号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感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