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魔之路——日军残忍成性大解剖

插花        2019-04-11   来源:娱文当下

南京大屠杀,731部队,活体实验、三光政策,一桩桩日军犯下的反人类暴行,刺激着爱好和平人们的神经。为什么日军可以犯下这样残忍的罪行,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残忍呢?一份标注着日语拼音的文件,背后藏着日本民族性怎样的秘密呢?

成魔之路——日军残忍成性大解剖

这是日本NHK电视台对老兵的采访,这位日本老兵承认,他曾用刺刀杀死过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对这样做的理由,他这样说:

(軍隊っていうやつは、命令に従わねばいけねえからよ、言うなりの命令によって動いているもんだすべな。下の兵隊はよ、何も言うこともなく、全部、命令によって動いてるから。

当兵就要服从命令啊,长官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这些最底下当兵的,什么办法都没有,都是为了服从命令。)

成魔之路——日军残忍成性大解剖

然而,让人无法想象的是,日军在创立之时,是一支著名的不服从命令的部队,甚至会仅仅因为待遇太低,就发起叛乱,打起仗来,会争先恐后地逃跑。那么是什么,让他们最终都成为严格服从命令的战争机器呢?

在十八世纪的日本,发生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诸侯浅野长矩与人斗殴,被幕府判处切腹,而与他斗殴的对手,却被判处无罪。

浅野死后,他家臣们聚集到了一起,誓言为主人报仇,经过长时间的精心准备,他们趁夜发起进攻,亲手杀死了主人的敌人。

整个日本社会都因此震惊了,这些家臣们最终因触犯了幕府的法律,被幕府判处切腹,但他们的一个观点,却受到了很多日本人推崇。

那就是一个合格的武士,既然主人给了自己吃穿,自己就不能反对主人,应该无条件效忠主人。

这种愚忠精神,就是日本武士道的核心。这些被称为“赤穗志士”的家臣们,也戏剧性地成了日本全民心目中的英雄。

然而,这些信奉武士道的日本武士,能够保卫日本不受外敌入侵吗?

1862年,日本长州藩士高杉晋作到中国考察,看到中国饱受西方入侵,但中国国民麻木不仁,不知反抗,高杉痛心不已。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反抗西方侵略,决不让日本成为第二个中国。

第二年,高杉领兵参加了长州藩和英国的战争,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其他藩的日本武士不仅不来帮忙,还在英国人胜利之后,派人去表示祝贺,而日本百姓为了赚取工钱,踊跃报名帮英国人运输军火。

但这样的行为并不违背武士道精神,因为日本武士只效忠自己的主人。

高杉陷入痛苦的思索,该怎样才能把日本团结起来呢?

在高杉临终前,这个问题交给了他的同道友人们。

不久,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继承高杉的遗志,推翻幕府,建立了明治新政府。

那么,新日本如何实现团结呢?

答案就在这份明治政府的文件里。

明治政府成立的第二年,就向全国发去了这份叫做“人民告谕”的文件,这份文件的对象是所有百姓,文件汉字旁加了日语拼音,力争让所有日本人都能读懂。

文件中说:“天子是神,日本每一寸土地都属于天子”,“日本人喝的水,吃的饭,穿的衣服,都是天子的恩赐。”如同过去的武士效忠给自己吃穿的主人一样,现在所有日本人,也都要无条件地效忠天子。

成魔之路——日军残忍成性大解剖

从此,睦仁——这个当时只有十多岁的少年,就成了全体日本人的神。所有日本人的家中都供奉着他的肖像,为他而战死的人,都可以进入靖国神社成“神”。

为了让日本士兵绝对服从,天皇本人就任日本陆海军大元帅,《军人敕谕》,这部日军最重要的精神纲领,明确提出,服从军令,就是服从天皇本人。

只要是天皇的意思,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这种思想深深烙进了每个日军心中。

1936年8月,日军发生了一起政治谋杀案,日本陆军中佐相泽三郎被人假传圣旨,相泽误以为,杀死军务局长永田铁山,符合天皇心意,他便毫不犹豫地找到永田,残忍地用军刀活活砍死了他。这是相泽庭审记录的报道,相泽承认,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在犯罪,杀完人他还心安理得,回去照常上班。

在这样的思想教化下,日军成为一支最服从命令的军队,又是一支最残暴的军队。很多日本右翼认为,日军“军纪严明”,但日军所谓的“军纪”,就是盲目服从上级,没有原则,也没有人性。

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日军大肆杀害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因为下达命令的是天皇的叔父——朝香宫鸠彦。

成魔之路——日军残忍成性大解剖

这些是浸透了民族血泪的“万人坑”,里面的累累白骨,至今仍在无声控诉着日军当年的残暴罪行。

这里是731部队旧址,在这个曾经的食人魔窟里,侵华日军每天都在使用中国活人做人体试验,他们没有任何负罪感,因为731部队正是天皇特批成立的,还多次得到天皇嘉奖。

正是这种盲目崇拜和军国主义的洗脑教育,让日军从人变成了魔鬼,那么战后,天皇又受到了怎样的处罚呢?